要闻

刘红雷—父亲的爱

时间:2019/4/12 13:55:11  作者:未知  来源:463910086  查看:3  评论:0
内容摘要:人们常说父爱如山。在我看来,父亲的爱是在严厉中让我懂得了他的良苦用心;父亲的爱是在柔情中让我明白了他的希望寄托;父亲的爱是在守望中让我知道了他的牵挂惦念。父亲的爱,无处不在。这种爱就好似一部震撼心灵的巨著,读懂了他,你也就读懂了整个人生!我的老父亲是一位严厉又慈爱的父亲,他是扬州...

人们常说父爱如山。在我看来,父亲的爱是在严厉中让我懂得了他的良苦用心;父亲的爱是在柔情中让我明白了他的希望寄托;父亲的爱是在守望中让我知道了他的牵挂惦念。父亲的爱,无处不在。这种爱就好似一部震撼心灵的巨著,读懂了他,你也就读懂了整个人生!

刘红雷—父亲的爱

我的老父亲是一位严厉又慈爱的父亲,他是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1960届大专生,曾当过老师和乡镇干部,现已退休二十多年,和老母亲一起在家安度晚年。

在我幼年的印象里,父亲好像每天都忙于工作,我们很少见到他。当别人问起孩子们上几年级了,父亲常常回答不上来,甚至有时还会把孩子们的名字都叫混。陪伴着我们兄妹三人的似乎一直只是妈妈和外祖母,外祖母曾经在我家生活多年,把小妹一手带大,她和妈妈一起为我们操持忙碌,不仅让我们体会到了家庭的温暖,也教会了我们许多做人的道理。 大概只有妈妈觉得管不住我们,需要父亲过问时,他才会把我们特别是我这个当老大的责骂痛打一顿。父亲认为男孩子不打不成材,而幼年的我偏偏性格又格外倔强,往往是越打越不服软,还抗议父亲不该打人。父亲说“就是要让你知道人不能太任性,该服软的时候必须认输让步,你这个毛病非得给改过来不可”。有一次,他一个巴掌打下去,竟然把年仅5岁、体弱瘦小的我打昏了,直接被送往医院输液抢救。我被打的另一个原因是和弟弟妹妹争辩是非,有时明明是弟弟或者妹妹错了,被打的却还是我,父亲总会说“谁叫你是当老大的”。渐渐地我就明白了,当老大、当领导需要有责任、有担当,如果内部不和,出了差错,板子首先要打在“老大”的身上。最近看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孔嬷嬷管教盛家几个女儿,盛明兰明明没错,也坚持要打手板。老嬷嬷就是要让孩子们知道,一家人要有全家一体的理念,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为了大家庭,每个人都得准备承受委屈。我想父亲严格的家教也是为了使我们明白同样的道理。现在我和妹妹都已经成家立业,无论在事业还是在生活上都能相互扶持、共尽孝道,可以说正是小时候被“打”明白的。

刘红雷—父亲的爱

父亲也有柔情的一面,记得有一次妈妈出差了,他负责照料我们兄妹,为了缓解我们对妈妈的思念,很少做饭的父亲决定亲自下厨给我们做面吃。看着他那么用心地揉面、切面、擀面条,那一刻真的好感动。不过这样的时候实在太少了。作为家中的长男,我在心里还是希望爸爸能多关心关心我们的成长。然而随着渐渐长大、懂事,我才明白其实爸爸和妈妈一样地爱我们,只是男人的爱如山,是一种更深沉的爱,除了疼爱孩子关爱家人之外,他还要尽最大努力承担社会责任,在工作上全身心地投入。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党员干部,尤其是基层干部,对待工作的那股子拼搏劲头真是没得说,“我要工作”这句话对于父辈来说是非常神圣的,他们那一辈人从内心深处对党和领袖充满了崇拜和敬畏,有一种党员干部就是国家的主人翁、群众主心骨的责任担当。听父亲的老同事谈及对他的印象,他们都说他是一个非常实诚的人,群众威望很高,但他从来不会为了个人的升迁而谋划、钻营。

刘红雷—父亲的爱

他当中学教导主任时,我们家就住在学校里。有一次,一位性格急躁的女教师因为工作上的事有意见,和丈夫一起闹到家里来,嗓门很大,搅得我们和外祖母都很心烦。正在吃饭的父亲放下饭碗,非常耐心地解释,一点儿也不着急。由于纠缠时间太久,妈妈实在看不下去,就生气地过去大声说“你们有事就不能在上班时间到办公室去说吗,家里人有什么过错?还让人怎么吃饭?”这才把人打发走了事。虽然爸爸只是个小干部,可他却通过自己的言谈举止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们兄妹,教会了我们如何对待事业、如何以大局为重。

刘红雷—父亲的爱

都说“子不教,父之过”,从爸爸身上,我一度见识了什么叫严父。现在看来,他和母亲对我们是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红脸,目的都是为了把孩子教育好,只不过一个侧重于严责,一个更多地慈爱。我上军校时只有16岁,从徐州跑到西安,而且没有寒假,难免会想家。为了帮助我尽快适应,爸爸就和妈妈商量好,由妈妈对我说“孩子你千万不要想家,要是想家了,就多想一想在家里的坏处,就不会觉得爸爸妈妈是多么好了。”后来我真按这个方法去做,果然就不想家了。那个时候,对我们新学员进行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一个重要内容是要求大家克服想家的情绪,因为同学之间难免相互感染,如果人人都蒙着被子哭起来,兵就不好带了。我们的班务会上,大家要我谈谈自己是如何做到不想家的,秘诀是什么,我就说了个中缘由,大家无不佩服。因为我是全班及全队年龄最小的,按说最容易想家的人本该是我。当时我由学英语改为学俄语,刚入校就有一个多月的队列训练,要完成“从一个普通老百姓到革命军人的转变”,白天去练习走队列,晚上还要上俄语补习班,从字母开始学俄语,学习和军训生活确实很艰苦。到了放寒假时,军校一律按规定不准学员放假回家,学员队领导担心我在生理和心理上吃不消,打算列为重点工作对象,没想到反而成了正面典型。

刘红雷—父亲的爱

时光荏苒,老父亲今年已经82岁,每当我问及他的身体和精神状况,他总说一切都好,让我不要挂念他和老母亲,只要把自己的工作、身体和家庭管好,他们就放心了。父亲即便有了病痛,也不肯告诉我,怕我分心伤神。每次一听说我要回家来了,他都能在我到家之前神奇地好了,从没舍得让我床前伺候。只是辛苦了在父母身边侍奉的妹妹一家。妹妹一家被评为2017年江苏省十大最美家庭之一,2018年又被评为全国最美家庭,市里电视台做宣传片时,设计的场景就是到家中,由老父亲给当干部的妹妹和妹夫谈清廉家风。有这样一个好父亲,还有陪在他身边的老母亲、妹妹、妹夫他们,我感到很幸福。

孝道、家风与家教是永恒的主题,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美德大都与此密切相关,这也是我们这个具有五千年文明的民族生生不息、走向伟大复兴的力量所在。愿与所有和我一样怀有对父母感恩之情的读者共勉!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本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