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

女娲艺术顾问徐政夫:出门,已是江湖;归来,足慰平生

时间:2018/5/29 17:09:55  作者:未知  来源:施冠军  查看:21  评论:1
内容摘要:       采访徐政夫老先生的过程是一个唤起我心中感知艺术的过程。         五月的一天,晚饭时间,徐政夫老先生饿着肚子接受了整整8...

       采访徐政夫老先生的过程是一个唤起我心中感知艺术的过程。

 

        五月的一天,晚饭时间,徐政夫老先生饿着肚子接受了整整80分钟的采访,今年他已经74岁了。隔着电脑屏幕,用微信语音对话徐政夫先生,由于网络问题,我几乎要把脸埋在键盘里才能让古稀之年的徐老先生听到我的声音,可想而知,远在台北的徐老先生也同样是这样近距离的靠近电脑屏幕聆听我的提问。当时,徐老先生还没用晚饭,率先接受了我的采访,在采访的过程中,他中气十足、精力旺盛,语调平稳柔和,几乎感觉不到他繁忙一天过后的疲惫感。而且他说话平和婉转、幽默风趣,感染他人情感的同时,还启发对方进一步思考。他会时不时地反问我,“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你也这样认为吗?”

女娲艺术顾问徐政夫:出门,已是江湖;归来,足慰平生

         世人多称他为“古玩教父”、“收藏大家”、“艺术经纪人”,而受访当中的他,更像一位学者,一位唤起人们心中感知艺术的教育家。

 

         “女娲艺术最吸引我的是,创始人刘若溪对艺术的认真。”

 

        2016年,全球最重要的中国艺术品专业门户雅昌艺术网,邀请徐政夫做了一场《市场的拍卖与画史的价值》的专题演讲,女娲艺术创始人刘若溪专门到现场听讲。刘若溪听后就对艺术市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积极主动地联系到徐政夫,向他学习和探讨有关艺术的方方面面。之后一年半的时间里,刘若溪参加了国内几乎所有的大型艺术展览,认识了很多的艺术家和古董商,每一次会后都会与徐政夫分享心得,相互交流。她逐渐懂得了艺术市场和艺术本质,最后创立了女娲艺术,并邀请徐政夫做艺术指导和顾问。

女娲艺术顾问徐政夫:出门,已是江湖;归来,足慰平生

         徐政夫说:“对艺术,若溪是因为了解以后才去投入,而不是一种冲动盲从,所以我觉得她会创业成功。从事艺术这一行,一是要有热情,二是要执着,三是要有方法,四是要有资金,这四样若溪都有。但是,我更看重的是她做事认真的劲儿。我认为,现在喜欢艺术的人就会成为未来的收藏家,我从她做事认真的态度里,和她现在来往的朋友中,可以看到未来艺术市场的发展方向。一方面是线上交易+线下活动的作品推广,另一方面则是艺术教育的普及。”

 

       “做艺术教育没有想象中的难,因为认识艺术只是你在「唤起他的感觉。」”

 

         徐政夫先生告诉我:艺术会因每个人的家庭、环境不同而有好恶差异。另外,一个人所接受的教育也会引导每个人对「美」的不同感觉。但是,不论如何,美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最高最喜欢最爱的需求。在追求生活美学里我们还是存在一个无形的共同标准。例如,当人遇到恐怖的事情会紧张,看到平静的场景会放松;听到进行曲会兴奋,听到圆舞曲会愉悦等等。因此,艺术其实是:每个人各有一片天,基本一致,微妙不同。艺术教育就是试着解读艺术创意和内容,让人们接纳艺术的千变万化,欣赏艺术的天马行空,倾听艺术创作者的感情心声。

         徐老先生怕我理解得不够透彻,还举例了赵无极的画作,他说赵无极的画是集中国甲骨文和画家所认知的中国文化于一体,再把自我的感觉用西方抽象油画的符号表达出来。“如果我们只看他的画,而不去认知这位艺术家,我们是不会对他的作品有深度的认知的。艺术也是有深浅广薄的,如果我们不研究和学习,就只能停留在表面去欣赏,不能深入去认识拥有它。”他说。

 

        或许是因为徐政夫早年的教育行业经历,又或许是他对艺术爱的深沉,他试图把艺术具象化,掰开了,揉碎了,一粒一粒的放在我手里,然后教我一点一点的把这个“艺术”按照自己的方式重组起来。此时,他似乎忘了正在接受我的采访,而是专注地在对我进行了一场艺术教育。我想,这大概就是他所说的,他在唤起我心中的感觉吧。

 

       “在接触美学之前,我就接触了艺术。”

 

        徐老先生出于教育者本能的个性,对我进行了一场艺术指导,随后便轻问了一句:“这样你懂艺术了吗?”类似的询问,对于曾做过大学教授的徐政夫来说,亲切而自然。早年,徐政夫在大学里教授摄影和心理学,其实他大学时期攻读的是广播电视,只是接触到了摄影艺术,便开始朝另一个方向发展。徐政夫认为,摄影是他进入美学领域的一个入口。在后来教导工艺的一系列绘图、设计、金工、木工、铁工等工匠制作过程时,他也对美学有了更深的认识,并彻底迷恋上了艺术与创作。那时候,他意识到自己热爱和追求的东西叫做艺术,但追寻到更远的年代时,他是无意间与千年古董艺术结下了深厚的情缘。
 

女娲艺术顾问徐政夫:出门,已是江湖;归来,足慰平生

         从小徐政夫就爱玩,而且功课也不差,到了高中还是班中的老大,一个“班长”的称呼几乎贯穿了他整个青春年华。他清楚地记得,55年前,他上初中,代表台湾地区到菲律宾去参加世界性的露营活动,从此就对山野活动爱得一发不可收拾。回到家后,他经常爬山,还跑到山上和原住民一起生活玩耍,和他们交朋友,与他们一同做手工艺。台湾原住民也非常好客,经常把他们亲手做的木雕、石雕送给徐政夫。可以说,徐政夫的艺术启蒙源于学生时期,台湾原住民则是他的启蒙老师,而他的第一件艺术作品也是在这里诞生。

 

         他经常把原住民的新旧艺术品送给朋友。直到有一天,朋友送给他一个上面刻有百步蛇图腾的瓮子,这与他之前制作的的民俗艺术品非常相似,徐政夫这才发现自己“亏”大了。那时,徐政夫已经大学毕业,朋友送给他瓮子时,还特地说了一句,“这个东西好贵哦,一个16万台币!”

 

        徐政夫说到这里也“哈哈哈”大笑起来,“天呐,我是送出了多少个16万!”这是徐政夫第一次知道:艺术是有价值的,确切的说,艺术是有价钱的。在用一个石头敲打另一个石头时,在和原住民高唱着歌谣时,他唤起了自己心中的感觉,那是艺术,他已经与它在一起。而此时,他感受到艺术的延伸,艺术落地那一刹那的置地之声,是如此有力。

 

        “为什么会买圆明园的猴首?因为圆明园,因为猴。”

 

        2000430日,中国保利集团在佳士得拍卖行购得圆明园猴首,在全国引起极大的轰动,现已存放于保利艺术博物馆中。从这个时间点向前追溯七八年,徐政夫已经发现了猴首。他第一次了解到猴首是在报上看到了“中央社”的消息,一个不起眼的小方框了,没有图片,只是写着一则消息,大致内容为,圆明园郎世宁做的铜猴首准备在纽约拍卖。徐政夫首先想到的就是两点:圆明园和猴子。“作为中国人,一听到圆明园就充满了感情;而猴子说来就巧了,我是属猴的,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吧。”当时,徐政夫从苏富比那里得知三天之后猴首就会被拍卖,那时他已经去不了美国了,所以只能通过电话拍卖。因为时差的原因,大家只能半夜守在电话旁,最终把猴首拍了下来。徐政夫认为,艺术情感是无价的,中国的好东西就要留在中国人手里。这是徐政夫非常重要的回忆,让他对文化与艺术价值有了更为深刻的体会。
 

女娲艺术顾问徐政夫:出门,已是江湖;归来,足慰平生

        那时候,台湾地区流行一句话:如果你没有去过“寒舍”,大家都会笑话你。而这里的“寒舍”就是徐政夫担任总经理的全世界最大的古董店,也是台湾地区重要的文化标志。他们用了2400平米的地方开了16家不同品种的古玩店和艺术中心,里面囊括玉器、瓷器、书画、珠宝、雕刻品、家具、杂项等等,而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徐政夫亲自采购买办的。

 

        在经营的过程中,徐政夫发现资讯对于收藏家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是他经常读报看书,或许至今都发现不了猴首的情况。当年的资讯不如现在方便,很多人都是通过打听的方式了解艺术收藏市场。什么东西可以收藏?什么样的东西可以增值?大家对这个市场充满好奇,求知若渴,经常找徐政夫指导。于是徐政夫在寒舍办演讲,开设研究室和书店,专门买卖中外艺术图书。

 

        后来,徐政夫索性跑到大陆,在文物局金枫的协助下,跟故宫博物院吕济民、杨新先生、历史博物馆俞伟超先生、上海博物馆马承源先生一起协商,做古董艺术品收藏的教育。他把台湾地区的收藏家带到大陆,带着他们参观、学习、收藏,还找来了很多专家,如教授瓷器知识的冯先铭、耿宝昌老师,给这些收藏家上课。然后一起到世界各大博物馆、博览会、拍卖会参观。“没想到快三十年了,全国各个大学开设的艺术收藏课程还是这么教这么做……”

 

        徐政夫说:“艺术追求的是美的永恒。不知道什么是美,不懂得艺术的人贸然投入收藏投资是不对的,何况把喜欢收藏艺术的知己好友聚集起来,互相研究学习,是非常必要的乐趣。所以徐政夫坚持,古董艺术收藏应该要建立在艺术教育之上,或是在有经验有品德的专家协助下收藏。”

 

       “做任何投资,都需要有一个学习的过程。”

 

        众所周知,徐政夫不仅懂少数民族的艺术品,了解古董文玩,而且对当代艺术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他尤其热爱绘画作品。在做台湾地区画廊协会的会长时,他把目标设定在自己喜欢的周春芽和邱志杰身上。“我希望他们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艺术家,我一直很崇拜他们,我是他们啦啦队的小队长。”听着他愉悦的声音,我仿佛看见了一个摇头晃脑可爱的“粉丝”。

 女娲艺术顾问徐政夫:出门,已是江湖;归来,足慰平生

        正如徐政夫所说,他为当代艺术,尤其是当代艺术家做过非常大的努力。举一个例子,他曾资助过当代油画家王玉平、申玲夫妇。在90年代的中国,王玉平夫妇住在中央美院的宿舍里,生活简朴,热爱绘画。那时,徐政夫通过故宫杨新院长帮忙,找到王玉平。自此,他常从台湾地区带来绘图的资料,和他们保持联系,并成为好友。一年之后,夫妇两人想在中国美术馆办展览。徐政夫于是就找来台湾地区陈荣祥,每人出资一万美元,让他们把中国美术馆的二楼全部包下来,举办个人展览。这个展览被艺术家称作「史无前例」「不可思议」的当代艺术展。它对王玉平夫妇二人具有重大的人生意义,也对中国当代艺术推广也具有里程碑的价值。

 

        在徐政夫看来,自古以来,许多艺术家都是在一些收藏家的赞助支持下登上舞台接受赞誉的。所以赞助当代艺术是一件财富的投资。另一方面,像竹林七贤,像兰亭序一般的「携琴访友」、「松下煮茶」……何尝不是精神的收获呢?所以在1992年他和蔡辰样、蔡一鸣等人一起发起著名的“清玩雅集”收藏家联谊会,到目前爲止,“清玩雅集”依然是世界知名的收藏协会。第二年,以“收藏家的朋友·投资者的顾问”为宗旨的观想艺术成立了,成为了两岸艺术收藏交流与推广的平台。

 

        今天,徐政夫感慨道:“30年来,收藏真的是一件美妙又值得的事业。”

 

       2018328日,徐政夫关注未来的年轻世代。叁与刘若溪创立的女娲艺术,推广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培养年轻的收藏家,他依然还在艺术的这条路上奔跑前行。 徐政夫说:“我现在在女娲艺术也是一边做教育一边学习,若溪比我更了解艺术市场中的年轻人,我还有好多有趣的事情要去做。”

 

        从大学教授到寒舍经理,从经营寒舍到清玩雅集,从收藏家协会到做艺术教育,从古董文玩到当代艺术的交流……我不知道徐老先生在艺术这片疆土上还要开拓出多少有趣有价值的园地。他的一生还在继续,74岁的年龄,20多岁的激情,徐政夫告诉我们:出门,已是江湖;归来,足慰平生。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本类推荐